今又我們在這裡開會的目的是要改革司法,卻很遺憾地看到審、檢、辯、學的對立。我們絕對沒有要把矛頭指向檢方,如果檢方真有此感覺,我們都要檢討。在美國,檢察官與警察是平起平坐的,但是他們不覺得委屈,反而覺得警每天在外面日曬雨淋很辛苦,而我們這邊的檢察官就覺得是一個「官」,高高在上的,這是與美國最大不同的地方。

還有,我們這次會議僅者重在民、刑事訴訟方面,卻忽略了行政訴訟,有關老百姓訴願方面的問題,這次沒有列入議題,我覺得蠻遺憾的,希望以後有機會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