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並不是只會對大家的要求說「不」而已,基本上我們是支持這次各位女士、先生對於刑事訴訟改革的方向所提出的看法。對於未來實施金字塔型訴訟餘度的構造我們也完全支持,而為達成此制度的構造,其實我們是有一些具體的規劃,需要有一些配套的制度,包括無罪推定原則的建立、證據法則的嚴謹化、設計合理的詰問制度及強化檢察官的舉證責任等等,這些以檢察官舉證作為核心的程序,我們是完全支持的。這次爭執較多的,也是較遺憾的是未達成共識的當事人進行主義或職權進行主義這部分,其實到最後,我們彼此間的差距,已經是很有限了,我們讓法院依職權調查已經是很後退、很補充的位置,在一個很有限的範圍讓法院來依職權行使調查證據的義務,我們認為這是依職權補充的原則,與檢察官主動或先行舉證的原則並無衝突,而且是可以並行的,我們相信這是較合理的,也是與現狀有大幅改革的訴訟制度,我們也要求檢察官的舉證要先做,我們為了讓此遠景能夠實現,未來我們也規定檢察官要到法庭去實行公訴。我們也主動調整檢警雙方的關係,希望將來檢察官與警察有一個合理的分工,讓檢察官把精力與時間平均分配於公訴與偵查的任務上,讓警察打好地基,由檢察官來蓋房子,我們認為公訴與偵查這二件事是同樣重要的。為什麼檢察官對一個制度的變革有這麼多的憂慮,那是因為案件太多、人力不足,其實刑事程序的高度負荷是有限多環節的存在,包括犯罪率、包括整個刑事程序出了問題。我們認為要有一個有效的措施,讓這些案件快速離開刑事司法系統,包括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規劃更符合訴訟經濟政策的刑事訴訟制度、規劃一個合理的簡易程序讓檢察官更慎重的來篩減起訴的案件,能更迅速的來進行審判,如此雙管齊下,一定可看到若干的成果。以上這些制度的建立,我們是有一定的步驟及規劃:第一階段先就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及簡易程序的立法規劃,只有這樣,金字塔型底部的問題才能先行解決,讓案件數先減少下來,才能考慮檢察官有多少人力去做活潑的法庭活動,這個目標是要達成精緻的偵查、有效率的審判,讓院、檢刑事案件的負荷得到充分的疏解。第二階段要做的是公設辯護制度的修正、法律扶助及無資力被告國選辯護制度的建立,以強化被告的辯護及防禦的能力,等這些充實後,我們相信被告就會有能力去面對檢察官了,就現階段各位對檢察官未盡責的指責,我們願意接受。再來就是要將刑事程序的舉證程序及證據法則的訂定讓它完備,因為此時辯護能力強化了,檢察官的案件下降了,起訴的案件減少了,他就有充分的準備,可以到法庭去進行一個較完整的攻防,相信全體的檢察官都很敬業,也很願意為這個目標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