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司法院係以卷證不併送,來建立堅實第一審為事實中心,以建立金字塔型訴訟架構為主軸,並配合完善的人事制度,來落實訴訟制度,以達保障人權目的。

二、每位法官都有接到翁院長就職後寫給法官的一封信,信中提到,法官擁有斷人是非的至高無上權威,這是神的權力,您我案頭上的任何一個決定,就是人世間公平、正義的一部分。我常在思考,每位法官、檢察官是否真正有這個念頭存在,如果有,今天也不必開這個會,因此我認為法官、檢察官的養成教育非常重要。所以我們主張司法官訓練所應改隸司法院,理由是有二: 

㈠司法官訓練所負責培育法官及檢察官,法官職司審判,首重獨立的特性,檢察官行使職權,有檢察一體的指揮監督屬性,二者屬性不同。法官、檢察官的培育,如以訓練飛行員來比喻,由司法院來訓練,法官培育出來是要單獨開飛機,較重視其獨立性,而檢察官基於檢察一體,培育出來是要駕駛「教練機」,或「雙人駕駛的飛機」,所以若由法務部來訓練、培育,無法養成法官獨立之特性,若由考試院來訓練、培育,因考試院不知法官、檢察官之特性,在訓練時當一般公務員來培訓,就如同訓練地勤人員來駕飛機一般,會空難連連。

㈡再由實務上來看,司法官訓練所結訓之學員分發時,司法院對法官的分發,認為法官只有適任、不適任,而不是量化其操行分數,反之,檢察官的分發,即以操行量化作為服務法院分發的依據之一,由此更可看出司法官訓練所改隸司法院之必要性。

三、制定檢察官法並明定檢察官的身分保障: 

我認為法官的特性是審判獨立與檢察官檢察一體的特性不同,屬性不同,職掌不同,功能亦不同,但檢察官對國家社會的重要性、職務的特殊性,並不亞於法官,所以檢察官的身分保障,應以法律明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