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法務部並沒有真正的去了解人民的需要,傾聽人民的聲音,真正了解人性尊嚴的價値,真正去透視人性可能的墮落,其無法接受基本的哲學觀念,因此在一些非常基本的問題上面,與我們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這種距離在協商時許多法官、律師、學者都感覺得出來,讓我們在這即將閉幕的時刻,覺得非常悲哀。沒有一個國家將偵查中的強制處分權,尤其是對人的強制處分權留在一個作為控訴角色的檢察官手上,檢察官不願意放掉偵查中強制處分權的權力,還一再的強說有義務要維護,真的是令人不可思議。

二、現在檢察官的職權是規定在法院組織法内,而其人事卻屬於法務部,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他們不願意將人事透過立法來處理,但是今天法官就是法官,檢察官就是檢察官,法官要制訂法官法,檢察官就要有檢察官法來解決檢察官的人事問題、檢察官的内部民主化問題、檢察一體原則問題、檢察總署的歸屬問題。我們認為檢察總長的任命,要跟大法官一樣,要經國會審查,有一定的任期,他的肩膀、他的風骨,才能抵抗外界不當的干預,真正的對付重大的貪瀆案件,才不會只打蒼蠅不打老虎。

三、高檢署存在與否問題,高檢署養了一些最資深、最優秀的人才,放在那裡,勤快點的蒞庭時多說兩句話,懶的呢,就照起訴書唸一唸,這樣的高檢署不應該廢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