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委、二位主持人及各位與會的貴賓,我是代表中華民國全國聯合會趙建興副理事長發言。

就像林司長剛剛所介紹的,目前的制度有這麼多種,為何在網路投票時,單單喜歡「單一入會全國執業」?背景有沒有說明?它的定義如何?相關的利弊得失有充分揭露嗎?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用網路來徵集民意,對於沒有使用網路的律師公平嗎?這個議題當然是可以討論,所以全聯會針對這樣的議題發布了好幾份的聲明,甚至於我們是在105年4月12日,在法務部、全聯會及各地方公會的理事長在業務聯席會議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法務部、司改會聯合做了一個這樣的問卷,在二週的時間要徵集民意,竟然有法務部版修正的主兼區,也有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及其他現制是併存的,為何單單擇單一入會全國執業要律師界來表態?這不是很明顯在設定議題,讓大家陷入議題的陷阱之內嗎?這是一個沒有充分揭露資訊的陷阱議題,所以律師界反應非常激烈,桃園律師公會跟高雄律師公會分別發表了譴責的聲明,台南律師公會也發表了譴責的聲明,甚至最終十四個律師會發表了抗議聲明!

全聯會為了這個議題在105年4月16日,常理會議決議組成了專案小組,小組的成員遍及北、中、南各區的律師代表,就律師公會的組織,如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主兼區,每一個律師所負擔的入會費、月費會進行評估研議,另外也就律師公會的存在、功能的價值彙整。

從林司長剛剛的報告裡面可以看得出來,律師界不僅在推動平民法律服務協助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律師界也跟司法行政機關溝通協商,律師界對於律師的在職進修各公會跟全聯會負起了主要的責任。

如果沒有充分資訊揭露之下,即設定貿然採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制度變革,有可能使非大都會地區的地方律師法院所在地的地方律師公會因為沒有會費的收入而解散,屆時該地區的執業律師將陷入無地方律師公會服務的窘境,更有可能使律師公會費用不減反增,因此律師公會評估結果後召開公聽會廣納了各界意見,提供修正版本以供行政院審議,以謀求最大的利益,我們希望修法小組的主管單位都能夠聽一聽各律師公會的心聲及全聯會的聲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