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委、二位主持人、各位先進大家晚安,我想《律師法》的修法攸關律師執業的權益,健全律師制度是大家一致的目標,因此我們希望在這個議題上希望全體律師都能夠很理性就相關議題一起討論、通盤考慮,而且一起努力面對、解決,因為推這個制度而可能產生的問題,這是我第一個要說明的。

再來,台北律師公會是持續推動《律師法》修法,我們這一屆理監事會列為重點工作,成立推動修法小組來修法,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是會員長久的期盼,我們從這一次的問卷調查可以知道,其實執業律師填寫的時候,其實高達94%的執業律師贊成,也就是如果要落實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才能真正落實執業的自由,這是台北市公會的一貫主張。

現行制度為什麼要改革?現行制度是必須一一加入當地律師公會才能在全國各縣市執業。舉例來說:今天的主事務所是在台北,我加台北律師公會,我要繳納台北律師公會的入會費及月費就能承接大台北地區的案件,但今天委任人委任我做跨區、其他縣市的案件,我必須一一加入當地的律師公會,並同時繳納當地律師公會的入會費及月費,才能跨區接案件,否則會被違反《律師法》而被懲戒。因此這樣的制度在目前很多的會員,包括很多的律師,不只加入一個,可能加到好幾個律師公會,換句話說,可能同時在繳納好幾個公會的入會費跟月費,這是嚴重侵害律師執業自由,而且欠缺必要性。所以,以下分二個面向來講:

第一,我們身為執業律師,我們當然需要一個律師公會當我們強力的後盾。公會的功能剛剛司長也說明得很完整,這部分我不再贅述,只補充一下,其實律師含有高度及濃厚的公益性格,所以不管是徵詢個別律師或整體律師的執業,包括在制度、個案中實現律師的使命,包括促進人權、民主及法制。

第二,現行不合理制度我分幾個面向來說明。

(一)現行制度是不是有違憲的疑慮?因為憲法上只規定律師經過銓敘部的考試資格就可以有執業,但限制我執業的區域,這是違憲的。

(二)我們從剛剛律師公會的功能性來講,律師有自制、自律,但在主事務所所在地的律師公會執行自律的情況,其實就足以達成目的了。再者,包括我剛剛提到接受專業的在職教育訓練,這也是以一個地方公會就足以達成律師公會的目的,要加入一個以上的地方公會,真的會造成律師自由非常過度的限制。

再者,這個會影響人民選擇訴訟權的保障,我們來看現行的制度,當事人跟律師間存在高度信賴,我們在現行運作的制度之下,當事人委任在當地律師公會有入會的律師,但如果委任這一個律師沒有在當地律師公會入會,這個律師就必須去當地的律師公會入會,因此會造成一個結果,這個律師可能要自行負擔當地律師公會入會費或者是會費,或是這個負擔是由當事人負擔,這會嚴重造成人民選擇律師的權利及訴訟權的保障,這是非常嚴重侵害執業的自由。

或許大家會有疑問,為什麼會有現制?這麼不合理的現制是為什麼?我想是來自於一個時空背景,當時大陸訓政時期,因為幅員廣闊,才有這樣的規定,這個時空背景、政治社會變更到現在,如此不合理制度還是存在。而且我們是單一國家,有的國家是聯邦制,所以必須要有許可制,也許當地的法院或公會必須要確認這個律師在這個區域是通曉這個區域的法律,所以要經過許可制;但我們的法律是高度單一、全國統一的,完全沒有這一部分的考慮。因此,現行制度不合理資格的情況,我想這真的處處可見,我們認為《律師法》要進行修正及改革就是以此為立基點。

我想一再強調說明,一個健全的律師制度,我想是大家一致的目標,但在制度推行的時候,必然會產生一些問題,必然要有一些完整的配套,我想這都是面對大家全體律師要一起面對及處理的,包括我想剛剛大家非常關注會費的問題。

我想這個大家要說明,因為各地方公會會費當然是基於人民團體結社自由,各地方公會經由民主內部自行去決定的,所以我現在能夠說明的是,以台北律師公會的狀況,也就是如果《律師法》修正成單一入會之後,我們以目前試算的狀況,也就是以目前主事務所是在台北律師公會會員人數去算,我們現在以目前支出的部分,就現行包括了核心任務,像在職進修、公益、交流等等不縮減的情況之下,依目前的現況評估,我們是沒有調漲會費的必要性。

再者,剛剛有一直提到一個問題,如果採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有些地方公會因為收入的銳減而有難以維繫的狀況,第一個部分我們一再強調公會都有存在的目的價值及任務,在這個問題的討論上,因為會牽涉到各地方公會的財務收支狀況,因此我們也一再希望能夠把這個財務狀況公開提出來讓大家檢視,也就是必須理性討論來自於透明,所以我們希望大家能夠往這個方向才能找到好的解決方式。

我一再要強調有律師才有公會,公會是為了律師存在,我們任何的討論希望律師的執業自由都要放在首位。

最後補充,不合理的執業障礙是每一個公會的責任,公會是為了會員及律師存在,我們責無旁貸要去除這樣的障礙,但我們一直希望能夠很理性來討論,台北律師公會預計在5月份舉辦公聽會,希望建立公開平台,大家能夠非常理性就整個相關的議題通盤討論,以健全《律師法》制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