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蔡政務委員、在場的長官及各位道長,台中公會目前沒有特定的立場,從整個的討論裡面我想大家可以發現到台中在這方面是最open的,所以其實我們是滿誠懇地呼籲各個公會,因為我發現目前的狀況,我必須講得比較直接一點,因為台北公會先採取了立場,而且非常堅定的立場,所以大家坐下來冷靜理性討論,如果台北律師公會一開始就說:「我就是這個立場,然後又說你坐下來跟我冷靜討論。」,我認為是不可能的,這一點必須很誠懇請台北律師公會,因為台北律師公會現在對外說這是台北律師公會的立場,這對討論或者是徵集意見,我認為這是不利的,這一點請無論進行研修及現在要徵集意見,所謂的「立場」二字希望能夠謹慎。

第二,這一次會引起這樣的討論,其實一定都是現制或者是現行實務在運作上有問題、缺失及困難,所以我們才說要改,以律師組織的這一件事,我所知道的是,會有大家討論議題最主要所謂的缺失及大家認為有意見的有二個:

第一點是費用的負擔,很白,如果今天多加入一個公會要多繳錢,因此只要是正常理性的人,你問他說:「你要多繳錢或者是少繳錢?」,一定是選少繳錢,因此你今天做一個問卷:「請問你希望繳500元會費或者是1,000元會費?」,我想那個結論不是94%,可能是99%,另外1%的人是投錯的。因此,在設定問題一定要注意的是,你在設計問題時要把背後的因素充分提出來,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口號,你去問任何一個人都會認為,你在後面沒有任何資訊時一定是的,這是要注意的。

第二點是懲戒的部分,因為我們現在將入會這一件事跟懲戒是掛鉤的,目前現行運作上這二個是被提出來討論的,當然也有人提到雖然是重複負擔費用,而認為沒有享受到,所以會認為是重複,如果有享受到,那就不會認為是重複的,因此是連在一起的。

解決剛剛所講的這一個問題,同樣基於一個理性的思維,我也認為是有多種可能的解決方案,並不是只有一個,今天所提出來的主兼區是在修法小組提出來的,台北公會認為自己一直所提出來的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也是一個,但同樣的,台北的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是總會制或是所謂現狀制或是什麼,可能都必須要進一步說出來。因為目前的主兼區制是配套的、很明確的,已經形成了一套費用應該怎麼收、應該如何加入是很完整的,但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我會說是口號的原因是,這樣講有一點失禮,也就是背後究竟是什麼?這一點真的是需要提出來的,我必須再三強調,這一次為何會激起這麼大的反應是,在提出議題的同時,在立法院同時推了修法,而推了修法的方式是單一條文式的修法,這也同樣會引起其他公會認為說是不是強度關山,反正「頭過身就過(台語)」,那一條砍掉了,後面就過去了,沒有配套;我不敢說我代表台中公會,但我要提出制度的改變是全套的。

第三,剛剛法務部所提供的資訊,是不是可以再說明。如果拿美國的制度來比全聯會我認為是不適當的,美國ABA是組織,並不是律師自治團體,美國沒有聯邦的公會,就我所知,美國是各州公會,而且就我所知道是各州強制入會,這是我自己查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