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來沒有講「消滅」這二個字,至少在制度的一開始要有很多配套,因為比如過去有財力的協助,第二個是會員的變動是慢慢發生的,比如我們現在參加很多公會,不是要立刻變動,而是隨著時間的發展會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