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一定要說明,當法務部送來我們在審理這個部分,確實有聽到非常強的不同聲音,因此才會有今天的意見徵詢。

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就像道長講已經討論很多次了,事實上剛剛有道長提到我們用這樣的議題去問,當然也說越繳少一點的費用越好,但相對這樣的議題去問,如果原來我們的意見徵詢說組織變小是否同意,那當然問題是一樣的,就這二邊都是不同的考量點,因此我們才有今天的會議。

這個會議最重要的是今天大家所有談過的部分,網路上還可以再繼續分享公會講過什麼,也許可以聽到更多基層的聲音,我們也希望所有的律師可以聽到公會講說一定要存在、理由為何,這樣才有辦法更聚焦到底處理這一件事是不是真的沒有辦法朝共識的方向解決;我要替台北律師公會講一下,他們並不是要消滅其他的公會,而是對這個議題本身可以有比較完整的論述,然後大家的意見都可以彙整在一個平台上,而且是書面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