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黃律師。

可能不限於一些狹隘的法律意見,而是要比較放寬、有彈性的公益定義,在場的律師有沒有什麼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