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講公益這一件事,誠如剛剛前輩所說的,大概沒有律師說不應該作公益,但是否要課予強制的義務,這真的要審慎考慮。

像台南有成立四十二年的平民法扶中心,前輩已經做這方面的公益很久了,很多會員在輪職。在過去七、八年間,台南也因為中石化事件,我們公會籌組律師團,一開始沒有法扶,我們也在做,但是不是要用強迫的,我們會很擔心,比如最爭議的遺產管理人,律師一聽到每一個都怕得要命,不知道明天會不會被管收,如果是這樣子有這麼恐怕的後面效果,公益案件的範圍及效果真的要妥善,若沒有妥善,我想用強制的方式勢必在施行上會產生很多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