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簡單講一句話,我覺得對律師公益服務的認定真的要仔細思考,大家會覺得如果律師不接案子就做一些法律諮詢、法治教育宣講,我認識一個在大型律師事務所做反傾銷的律師,他下班之後都不敢跟人家講,除了反傾銷外,他通通都不會,所以不要送他去做法律諮詢,否則會害死人家,因此我覺得公益服務的概念上是存在的,但有沒有適合的公益可以服務,反傾銷的對象一定是廠商,不會服務窮人,因此他真的不敢回答,因此能不能做一般性的服務來代替專業公益的服務,我們選擇就會變得更多,我們不鼓勵這樣,但不應該禁止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