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這個議題有沒有補充的意見?好,關於公益時數的問題,基本上共識是滿高的,也就是如果要入法變成強制力,可能公益的範圍要界定清楚,而且要有彈性,如果沒有彈性的話,乾脆不要有強制力,聽起來是這樣子。

接下來討論第三個議題,關於律師公開的資訊應該要揭露哪一個部分的公開資訊,及揭露到何程度是適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