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律師市場資訊透明的問題,這個一向是我們認為公會應該要做的,所以像這一次問卷裡面講到的資訊,我們都很贊成要開放,因為對於一個消費者來講,這個律師是否有遵守《律師法》、律師倫理規範,其實都要公開,這是我們認為消費者必須要知道的,消費者要知道的並不是只有這個律師是真的或假的而已,因此台北律師公會很希望把過去的懲戒紀錄都上網,甚至內部也有討論將來要不要把公會內部加以警告,沒有移送到懲戒委員會,但有受懲戒者都要上網給會員看,當然你說要不要建立前科可以再討論,也許過幾年之後就可以銷案再拿掉,這個都可以再討論。

至於這一位網友(蔡法官即Bill_Tsai)提到的問題,我覺得可以再討論,在理論上不是不可行,我們並不知道司法院或法務部內建的資料庫,在評量律師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有一個點必須要注意到的是,可能法官跟檢察官在看律師的角度跟消費者看律師的角度可能不太一樣。

我們開一個玩笑講,像我這種頭角崢嶸一向不太聽話的人,也許法官的評價不太好,有些檢察官評價起來可能更差也不一定,好比我在法庭上有吼過的話就更遭,但是不是代表我們不是一個好律師、不是消費者不應該維護的律師,也未必,搞不好我是因為很認真維護我的當事人權利,因此我跟法官會起衝突,也未必不是這樣子。因此,這中間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恐怕我們必須要討論才有進一步說是不是把法官跟檢察官評斷的標準,以作為市場上的依據,這恐怕要再討論看看,我不是說不可以,只是視角上的差距可能要拿出來討論一下,才能進一步討論下去。

如果評價的目標及評鑑鍵入資料的人是法官跟檢察官的話,要拿來律師轉任司法官依據的話,這個會有風險,你們完全複製體制內部的標準去複製,在這樣的標準之下,我們必須要講,不斷複製跟體系長得很像的人,在推律師轉任司法官的目的事實上是無法達成,因為就引進跟你們很像的人,但頭角崢嶸的人都引不進來,這是我個人的意見,可以讓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