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對於律師品質的提升及可以讓民眾找到適合的律師,剛剛二位講的不完全是同一件事,律師怎麼樣找到比較好的是剛剛蔡法官講的,怎麼樣避開不好的或是檢舉不好的是剛剛後面這一位先進講的。

台北律師公會在處理案件時,感受上確實有時候會比較仔細檢視,我們發現這幾年來確實有比以前多很多檢舉對造律師,因為通常會覺得使用一個律師不滿意,就提出倫理風紀案件讓我們處理,但最近幾年確實有暴增大量檢舉對造律師,變成在程序上對對方的表現極度有意見,這樣在律師公會的處理上會比較謹慎,這必須要特別說明。

第二,剛剛提到律師自治自律的時候,我必須要提醒大家,這個跟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也有一定程度的關係,剛剛大家提到小公會有存在的價值,這我個人完全贊成,因為確實有一些基本性的任務,但換一個角度來說,對於小公會來說要處理自治自律會相對非常困難,因為會員的人數很少,自己處理十幾、二十個或三、四十個的難度會相對高很多,並沒有因為這個原因而小公會不要存在,因為在小公會的存在原因之下,律師本身對於社會上的律師自律要如何彰顯,特別是在小型公會的現實之下,也許都要有配套設計及更好的考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