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補充一下,其實這個提案是提出一個方向,透過網路、透過資訊公開的方式,至於司法院的評價標準,坦白說我也有意見,大家也不太滿意,只是這是一個方向,其實每一個群體都有害群之馬,或者是人太多必須要淘汰掉一些,不諱言檢察官及法官並不是每一個那麼良好,只是要淘汰不適任的司法官不佳的要如何下手。

其實一個法官看過律師的專業表現其實私底下不知道,但一個法官看過的律師表現一定比其他律師看過其他律師的專業表現要多;反過來說,一個律師看過一個法官的表現還多,也就是比一個法官看其他法官多得多,因為我們沒有時間跟精神去看,這是一個方向,我們不敢講出一個很具體的東西,但我覺得評量、評價是必要的,我們不要打分數,但設定一些指標來維繫大家彼此的品質,這是重要的,因此我們強調律師是市場機制,這跟司法官比較不一樣的一點。

其實有一東西,像剛剛那一位網友提到的情況,剛剛提到檢舉,檢舉之後怎麼辦?就調錄音來聽,錄音沒有聽到的就不知道。但如果很離譜開庭那個人會被看到,其實我們也沒有要特別表揚好或不好,我們希望維持一個基本的水準如此而已,如果真的特別離譜看不下去的,在某個地方會註記下來,民眾也查得到,還需要律師懲戒嗎?律師懲戒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如果市場就能夠制裁的話,律師懲戒當然可能還是有存在的意義,但對消費者來講,可能市場資訊的公開對律師有一些敗行劣跡的話,這個資訊公開的話,事實上比後來經過一番救濟程序得到的懲戒之效應來得快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