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之前一直有在討論究竟加引號的廣告到什麼程度,這可能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必須要釐清的,因為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對於律師廣告這一件事,在我們制度底下還是屬於被高度限制,因為如此,還是會使得對外公開多少這樣子的資訊會形成大家不清楚到底可以公開到什麼程度,我們對於律師草案的廣告界限到哪裡,剛剛所講的那一些資訊,應該自然就會出來了。

假如我們目前允許律師可以做某個程度的廣告,我很自然就會把我的學經歷、收費及辦過的案例願意提供,這應該是屬於市場,如果講強制公開,我想比較在意的這是不是真的合格律師、懲戒紀錄,那才是一個比較強制公開的部分,另外剛剛的都是屬於選擇的部分,並不是必須要被強制公開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