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無知」是來自於人民長期於威權政府的統治之下,因政府不訓練、也不喜歡人民成為獨立人,因而人民在過去未有培養或教導公民意識的情形下,欠缺對抗政府的知識,也欠缺公民意識。我認為「無知」的產生,也跟政府培養公民的手法有關(縱使政府沒有威權色彩以後),在政府眼中的公民教育底下,它把司法體系專有化、法治教育文言化。我認為政府的目的就是要隔離人民對於司法利用的可能性。反過來講,如果要解決「無知與偏見」的問題,就應該要把司法體系普及化、法治教育白話化。例如大家會去譴責組織工會的人,便是典型的欠缺法治教育、公民意識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