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分析時,就是從「包青天式的想像」開始著手。電視上有關於包青天的古裝劇不斷播送,人民自然就會想像現代社會的法官就該如包青天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