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司法圈的問題,就是所謂「司法的可親近性」出現了問題,這包括了「資訊」跟「接觸」(Accessible)都出現了問題,不能把「民眾誤解司法」的問題完全推給民眾,但我們有發現到檢察署有在改進,例如會在民眾等候開庭時,檢察官就會在民眾等候的地方架設有播放法律知識影片的設備,檢察署就是嘗試在增進「司法的可親近性」,但我認為方式可再檢討,尤其現在社群媒體當道,檢察署似可考慮用更廣泛的傳播工具來傳播法律知識。前述所言是檢討的方式,回到議題「司法的可親近性」,我認為司法圈也有要檢討的地方。我並建議「司法的可親近性」應作為獨立的問題,而非心智圖中的「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