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列這個案例Hall v. Florida,要指的就是所謂的「法律白話文運動」,在美國近三十年來,所有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都是以小學生看得懂的方式來撰寫。我不是開玩笑的,它的行為、句長、文法、用字,有些當然沒辦法,但它的格式上就是講故事,再講問題、再講相關判決、再講(大法官)理解的成因與論理為何。判決並且會正反意見並呈,讓讀者看見對話。整體的文字內容,就是得以讓小學生拿來法治教育的課來說故事。例如美國老師就可以拿Hall v. Florida的案子來討論,並問說:「如果有些州認為認為智商70分以上可以判死刑,有些州認為智商70分以上還不一定可以判死刑,那小朋友你們會怎麼想呢?」美國的大法官如果可以寫這麼白話,那我們台灣的大法官為何不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