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分前端收案及後端駁回、內部的問題。前端警察移送有浮濫的問題,當初有一個退案機制,但檢警共用24小時,怕會來不及,所以案子自己辦,時間趕又辦不好。有些案子不該進來,民事案件,因為刑事不用負擔費用,告刑事案件也要釐清法律關係,還有誣告,因為誣告的成罪太低。有些濫訴是人民期待太高,如果真的要調查全部的事情,會很耗時。有時是律師沒有好好協助,讓當事人濫訴。後端是高檢署再議發回的問題,法官見解不一,量刑浮動,讓檢察官無所適從。再議發回浮濫,只用書面命令,太過簡單,又再被發回。內部書類撰寫太煩雜,無必要。檢事官無辦案權限,也幫不上忙。檢察官具行政官性質,要配合政策,勞逸不均,有些檢察官受指定分案後,其他人要分配他的案件量。

法官共通問題,是基層法官窮忙,能力不足部分,例如爭點整理,法官助理能力不足,也無法協助法官,專庭需要受訓,但人員流動很快,反而加重大家負擔。判決格式部分,書類送審制度,在法官前兩個階段要送審,本來法官的文字可以看,後來就變的不能看,格式費時且無必要。管考不合理,案件量或時間,案件時間研究不足,分段調查,來應付管考。窮於應付瑕疵細微的評鑑,有些人必需要回應這些評鑑,應限於重大的才能評鑑。最後法官和檢察官的工作,和律師的品質息息相關。檢察官起訴浮濫,避免破壞和警察關係,重大案件求表現,明明沒那麼嚴重也要求處死刑。可以撤回起訴也不願意。一審法官不願對立,也不願起訴審查。不願運用職權不起訴。很多職權調查,法官不應做。自訴人沒有盡到舉證責任。

民案部分濫訴太多,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沒有發揮,法扶遭濫用,小額費時,因為金額小不請律師,複雜度也不一定亞於一般案件。二審法官的問題,三審濫撤銷發回,有時小瑕疵發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