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專業能力,可能無法跟上專庭的立法速度。現行設置很多專庭,但法官並無相對應的專業能力,這樣子的修法到法官圈內,變成是一個勞逸分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