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的理解,很多時候被調到二審法官後,一下子上去任二審法官三年後就下來,假設案子本來也許要審五年,然後因為上去下來,案子又要重審,重審結果就變成八年,導致案件一直累積結不了案,而成為法官的負擔,此說法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