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職權部分:不止是上級審的問題,也有同儕壓力,舉例以台中地院的判決比其它法院長很多,是一種同儕壓力導致。另外對法官而言寫無罪比寫有罪難,也算是一種同儕壓力,所以反而無罪要進行職權調查的更多。在職權部份多加同儕壓力,包青天文化可改成民眾對司法的多元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