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尋求律師時有共同的困境,在此不講細部分類。司法人的心態,只看到案件沒看到人。不同類型的人也有不同的狀況有寫在後面。除了共通困境外,不同弱勢類型也有不同狀況,例如移民者在法律上被當成次等人,因此遭到困難。再者,語言溝通問題涉及到通譯狀況或是日常語言溝通無問題,但不代表法律語言溝通無問題。精障、智障此兩種類型的人,司法人對他們不了解,或本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精神障礙、智能障礙,此情形在司法中能夠做主張,但因上述狀況而無法主張。少年相對來說,較為和緩,理由為少年法庭設計較人性化,但有資源差異問題,像是性侵害案件的加害者(為少年),在都市較能獲得社工或心理諮商的扶助,但在鄉村就較無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