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補充一點,不同弱勢類型有不同狀況與成因,但我們目前訪談的對象僅為南洋姊妹會,所以我們有提供對移民、新住民的分析,也有訪談艾倫律師所以也有提供精神障礙、智能障礙的少年問題。但弱勢不限於上面所述這幾類大家如果有在做補充,我們會再去做補充與訪談。先請大家針對共通困境以及列出來的弱勢類型做補充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