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在司法中應受到更多協助,因為受到整個社會的歧視,不只是司法人員即整個社會及司法人員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