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司法弱勢部分,個人認為不應把勞工獨立變成一個「弱勢」的族群做討論。從圖表來看,精障或心智欠缺、外配、原住民,他們連本身表達自己的狀況都有能力上的困難,無法讓法官檢察官了解他們的意思,此部分要要解決的方法為讓他們立於與一般民眾相同的法律地位;但勞工的溝通能力沒問題,而且法扶還有專案處理勞工問題,因此我認為勞工部分不需要成為一個獨立的弱勢來作討論。至於勞工法庭,應該是法官本身職能的問題。不應該放在這裡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