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擴大討論無妨,如果大家認為相對於整個社會上資源是弱勢,在我們有時間的狀況下都能去探究在司法上是否需要為不一樣的設計,所以尤律師有要補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