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啟蒙以來,司法體系把人當成原子化的個體,把所有人都當均值個體的經濟理性人在對待,這是建立在平等原則上的假設。現在在討論的是,有否哪些族群,在這樣的假設下反而遭受實質的不平等?現在法律體制的基本預設是如此,所以究竟是要討論個別案件的當事人在司法中遭到不平等的對待?還是討論整個體制的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