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部分,特別關注警察,是因為刑事案件他們都站在第一線,且持有武力,民眾接觸時經常抱怨警察有強制力,但執法現場有不合法,造成執法不信任。成因的話,例如說集會遊行部分使用強制力,發生肢體衝突,常發生的是警察自己本身會承擔上級壓力,因為是擔任行政單位的防護工作,一旦被突破會受到懲處,再來陳抗是長時間的壓力,警察本身有過勞問題,會擦槍走火,使用武力違反比例原則。平常訓練未必充足或有經驗,單位內學長或前輩遺留下來的方法來教,是否符合法律要求未必。違法執行開槍引發國賠,開槍經常有違法情形,成因一樣會有訓練不足的問題。遇到突發狀況,開槍時機,有沒有演練或突發狀況供他們訓練。

媒體上,如果沒動用強制力,逃犯跑了,要承擔社會謾罵媒體揭露,造成接受內部嚴厲懲處,個別員警有此問題存在。犯罪偵查有違法不當,常見情況是陳抗中如果不解散,逮捕過程中,會扣手機等等。扣手機的部分,法令有不足之處,智慧型手機因為新興技術,可不可以扣,國外都有在討論法令。諸多案件累積下來檢方就做為扣案證物扣押下來,往往這樣變成檢警製作筆錄時威脅的工具或籌碼。

犯罪調查部分,詢問過程中有不當情形,例如把辯護人支開,製作筆錄前用技巧對利害關係人曉以大義。開始製作筆錄時,為了讓證詞在法庭上可以使用,經常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建議是全程錄音錄影應該在逮捕時也要包含。證物部分,審判時有些證物已經不能用,例如指紋、證物滅失情形等,原因是偵查隊對證物的保管沒有完善的制度,即使重要證物例如槍械、毒品,就放在偵辦員警的抽屜,甚至不一定會包起來,顯然沒有統一制度,都放在各地偵查隊,沒有建立檔案室或證物室來保管,造成在偵查過程中,對被告有利的證據無法被使用。偵查不公開,強烈懷疑執法過程中執法人員在偵查中自己有違反偵查不公開,相關規定開了很多例外,像是基於公益要先講出來,但是這單純是法條辦法上規定有問題,可能要推動修正法令修正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