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時警察有提到,養成警察以服從為主要目的,首長太勇於承擔責任以致於警察過勞,有自我奴役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