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轉型正義問題,要先控制警察有服從的性格才能控制社會,警察制度設計軍隊化,來讓民眾覺得社會是安全的。要求績效獎懲,都是要落實威權統治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