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法官也有包青天心態,認為自己是父母官要處理紛爭,要把事情解決了,給當事人交代,如果當事人不從,法官就透過判決得到自己心中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