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對這件事不在意,因為法官不在意,送到調查局,可以鑑定,他就可以用,對於證據是否是真正的科學,他不是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