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那邊有個狀況,題目是最高法院判例決議與社會脫節,要去討論案例制度的形成與效力。形成一定要到最高去,最高是所有後面的法官,下級挑戰困難且空間與動機不大,法官養成時,就會教導要去遵守那些判例決議,而不是去挑戰,或者制度上設計不鼓勵下級法官挑戰既有判例決議,雖然可以去迴避,但司法養成教育不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