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有問題是有差異,民眾和法官有差異。有些情況是國家去操作這種差異,例如死刑問題,強化民眾對廢死的反感,與對死刑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