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南地院的法官,剛剛台中地院的法官說我們是被改革的對象是無庸置疑的,近半年來法官壓力很大,法官最近已經變成不光彩的行業,不被信賴的司法是無法發揮功能的,希望能透過公民教育來讓法官重新獲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