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鷺江國小的老師,出了一本書—教孩子自己找答案,跟孩子談公民現象、問題。因為有將近二十年的教學經驗,法官們說自己是被改革的對象,其實老師也是。自己也是非法律人的身分,現在比較敢說不懂法律名詞,以前都會裝懂,現在知道裝懂無法解決問題,所以會議中可能也會提問,希望說出我們現在還需要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