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問題沒有絕對的連結,第二個命題範圍是比較大的,不只是偵查中會有不當的報導,即使是審理中或是審理結束之後都會有錯誤的報導傷害當事人,這些報導如何處理?另外在成因這邊媒體生態的部分,新型媒體興起與傳統媒體競爭,在偵查中的確可以感受到,媒體希望取得獨家,有競爭壓力存在,且壓力施加到司法從業人員身上有其可能。

從自身經驗來看,檢方在偵辦一些較敏感案件時,會去注意媒體的報導,確認消息是否有外漏,影響到偵查的進行,但即使保密再嚴也是有外洩的可能。另外可能是當事人想透過媒體的報導影響輿論。曾經遇過案件是當事人想透過媒體來指責辦案的檢察官有不當的情形,我是調查這個案件的主任,調查後發現事實與媒體報導不符,若發現媒體報導不實,官方需要澄清,為什麼報導已經進入審判程序還會有這些報導?有些比較內部的資料一般民眾或媒體不可能取得,除了檢察官、法官之外,也有可能是當事人提供,利用買新聞來影響審判和偵查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