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檢察官第一時間做說明有困難,因為資訊掌握不夠。媒體第一線所作的報導不一定是從官方說法而來,後面的官方掌握一定的事實再來說明時,已來不及挽回之前因為媒體錯誤報導而產生民眾的困惑或不當言論。至於相關的規範,我們有建立發言人的制度,重大或敏感案件,像之前的洪仲丘案,是經過精密的調查,之後才經由桃園地檢署發言人來做案件的說明與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