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幫忙審案的報告人認為這兩題是涉及同樣部分,人民在知識方面對於司法以及自身沒有妥當理解,因此不知司法在幹嘛甚至誤解,遇到司法時因為對他理解有問題,也不知怎辦。具體現象呈現為第一部分,民眾常有傳統父母官想像、包青天想像,認為法官要幫我把事情處理好,或要懲罰一些欠錢的壞蛋等,但其實這些狀況跟行政、審判的人員沒有分別,刑事民事也是沒有分的,現代法律的體系或知識其實是欠缺的,包括民事。

另外還有人權意識的部分,死刑就是個不斷討論的問題,使否壞人就是要死刑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呢?有時民眾對於司法是矛盾的,常希望司法快速解決問題,但有要仔細,其實要快就不易仔細、要仔細就不易快。

再來。民眾習慣接受很多資訊,但資訊本身是需要再確認的,或再去查更多資料才能更了解、反思資訊本身,但很快看完就立刻反應。這部分的成因分成幾部分,一部分是司法欠缺可親的問題,求助專業人士會遇到困難,民眾遇到官司不知怎辦,不知怎麼開始找律師等,在者請律師的成本很高,甚至高於訴訟成本,因此民眾不會找律師。

除了專業人士的困難,司法本身的專業也很難理解,如判決書很難懂、法普書又少、專業書也難、不懂如何引用外文書,法律人的論述能力也有問題,一個法條的操作講不清楚民眾難理解。司法院網站也有問題,判決難複製甚至當掉。

人民除了司法外,資訊缺乏產生的其他原因,如政府治理的問題,政府希望人民是順民,因此採用有些權威式的教育,訊息散佈片面,有利於政府統治資訊。法律普及教育也是有問題,含法律教育不足,只說不可以吸毒不可以如何等,欠缺刑罰外的知識;社會面如媒體有錯誤報導、被有心人操作。

最後是民眾心態問題,認為法律不是專業,自己看可以自己解釋,會讓他在過程中遭到挫折,直接碰撞司法結果不如自己所想。再來是資訊的不足,理解上的問題,因此民眾有時在對應司法時會有沒辦法對應司法處理問題的方式,因此敗訴,這也導因資訊缺乏,而敗訴後就會覺得司法就是不值得信賴,司法公信力有時不足便是這樣的結果,如蘋果日報的一些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