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傳統父母官的包青天想像,我覺得一般中國傳統上對於包青天形象建立太久,其實他是打擊犯罪可以迅速明快處理案件,但他通常身分錯亂,和現代法治想法不一。現在是審檢分開,對人民有保障,但包青天式,只要你不對我可以不看身分直接斬,對人民而言大快人心。但這對法治國家的想法來看是錯誤的,我們對這形象遺毒太大,也認為司法就應該這樣,但事實上不應這樣,快速解決往往不符合正義原則。

通常看到包青天審理的多是刑事案件,事實上法律體系不該只有刑事案件,很多人民與法律的關係不只刑法。我們的法治教育只偏重於威嚇的刑罰教育,也偏重刑事體系,但人與人有民事關係、人和政府間有行政法問題,而包青天偏重刑罰不能對應現代社會,也產生許多法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