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族人而言他就是要找到一個有原民身分的律師才能懂他的問題,但可能會造成他不願意求助的原因。另外一個,司法人員也會認為我沒有立場去理解不同文化等之類的,但就算是原民身分律師他也是要學習,這現象確實會造成一些實際落實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