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議題會在民調中呈現我是訝異的,我強烈懷疑此民調是同溫層民調,不然就是法官檢察官大量侵入,或者認同民間司改會的人來做。我好奇如果選這選項的人不是法官檢察官,而是律師或當事人那他在接觸法院時看到什麼,法官的無奈、不耐煩還是法官急著結案的心情。整個的報告是一位台中的司法官寫的,我有看過,我覺得這報告是一個充滿本位的報告,所有的講法都是站在法官檢察官的立場,如警察不配合、檢察官濫行起訴,其實忽略了警察非只為了移送案件給檢察官、檢察官的存在也非只為了起訴案件給法官,他們都有其他工作,也就是說警察非為了檢察官存在、檢察官也非為了法官存在,但只站在自己的立場當然工作會做不好,因此這報告充滿本位主義。抱歉我意見很多,要講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