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可能是法律人跟非法律人的差距,當我們搞勞工的時候當然是勞工本人來說我的產品量太大、工作時數太長。我其實是不懂為何前述由檢察官法官來說我的案件量太大、人數不足這是一個本位主義,原本就是要這些人來講啊。我覺得剛剛我有點不懂,我們再講工作量太大當然是勞工本人來講,雇主不會說你工作量太大,我贊成多一點檢察官法官出來講,或許可以更具體一點,像是我們說一個看護要看管幾個人,當然是看護自己來講,所以法官檢察官一天多少量當然是他們自己才能講清楚,至於大不大或許能更具體一點。

另外我好奇專庭的問題,我們是勞工案件常去勞工法庭,確實會覺得有些法官不太知道勞工法之類的。受訓時間多沒成效,我想問是怎麼回事,是工作量大沒時間去受訓,或是受訓沒地方裡有關,因為這其實很重要,無論是跟法官或檢察官或其他法律人的養成有關。我們覺得很多時候的法律人,見樹不見林,個案看得到的證據去做是,但整個大結構的問題很難被納入判案過程的位置,但有時若是並非案子裡的弱勢,如印尼籍漁工殺船長,一個檢察官或法官如何去理解他為何這樣做,然後制度的擠壓到底要放多少比重在這個案子的判決上,這其實是他的受訓是受什麼訓、成效不彰等,這部分我比較好奇。檢事官我其實從來不知道有這個人,他可否多幫忙一點,我想這可能可以解決人力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