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確定我這是要補充還是疑問,是關於專庭的部分,現在有原民專庭,我覺得這個專庭的設置有時是個政治正確的措施,對我們來說是好的。但我們發現它配套的措施根本似乎是有問題,我不好意思這樣講,對我們而言,法官要額外受原民的訓練,而且原民的訓練多年來我們自己都還在學習,何況法官可能只是幾十個小時,怎麼能真的理解,這會是個很大的問題。又可以回歸也許我們在前端的法律訓練時是否該把這些東西像是性別概念就該放進去,而且不只在法學訓練,大部分的人再一般生活對這些很多資訊都是不夠的。

另外一個疑問,是否原民專庭的設立,很多原民相關但見就都倒到專庭去處理,但我覺得這樣很奇怪,到底是什麼樣的案件會進到原民專庭,是有原民身分的當事人案件就進去、還是這個案件本身跟原民的傳統慣習跟現代法律有關切才進去,這是我的疑問。若是前者,只要有原民身分就進去我覺得很奇怪,想當然它的案件量就會照成影響。在這邊我有個小建議,就是百分之多少的人覺得案件量或工作時數的問題,可不可以幫忙圖表化,原本這樣有點不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