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回答李老師的撤銷發回,因為最高法院它是不開庭的,它是法律審不審事實,他如果認為高等法院的判決是有問題的,它就把原來高等法院的判決撤銷,發回到高等重新審。高等法院的判決被撤銷,之前的程序就是白做要重新整理,那一些比較困難的案子可能就一直更,第一次就叫更一審、更二、更三…….,我審過更十一的。

我要說明為何我認為它是本位主義,我當法官二十二年,前十年我想法跟這份報告是完全相同的,我也每天抱怨檢察官,看到起訴書就罵檢察官寫這段害我要多寫一頁之類的。後來為何我不這麼認為,因為我比較了解,這些公務員並非為了法官而存在,而且當初會認為這樣是因為我們的能力、經驗還沒上來。

之前我過的不是人的生活,十五年後我開始可以過人的生活,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常跟實習的法官說,你的前兩年到五年,你過的不是人的生活,那你認真一點的話,將來你過的是人的生活。我們讓一個候補法官或年輕法官過不是人的生活,可是卻要他來判斷人民的自由權利,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講本位的想法是說,其實你只站在你的立場,若只站在你的立場考慮、想事情,你被淘汰或改革是剛好而已。

回答剛才專庭,我所了解原住民的專庭是以身分為區分標準,也許你們覺得奇怪,因為原住民他在程序上有特別保障,如指定辯護人,還有分案的人員沒辦法判斷這個案子跟原住民文化有關係,還是只是原住民身分犯了罪,既然前端沒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司法院的規定是以身分。在各地方法院專庭的設立是形式化的,並非找最懂原住民或勞工的人來,通常是輪流,有的更過分,每股都是專庭,假如這個法院有六個法官,六個法官都是專庭。通常法官對專庭最在意的不是專長,而是法官分案的公平,就是你這個專庭是不是特別累或難辦,若會三年後就該換你了,不能困難的都同一個,所以專庭是不夠落實的,但一個法官接專庭後就必須要想辦法增加這方面的專業,通常是受訓或收集資料。我們沒有辦法讓一個法官把自己準備好以後才讓他去專庭,因為專庭的速度,像原住民專庭因為台南沒有原住民專庭,西拉雅人不被認為是原住民,結果司法院通知要在一個月後成立專庭,即便你要吸收新的知識,通常一個月也是不夠的。

在專庭的法官他的進修放在後段,也就是說如果你能做到審理案件時好好傾聽、收集資料了解,這方的專業知識特別豐富就很不錯。受訓時數沒成效,我不知道在說什麼,因為報告不是我寫的,受訓時數一個法官一年四十個小時,他如果是原住民專庭,第一原住民沒幫他開四十小時的受訓時數,他也不只辦原住民案件,他可能也要辦軍事審理、性侵的案件等,所以他還是需要別的方面的。最後建議刪掉窮於應付瑕疵細微的評鑑,我想要刪或把評鑑改成陳情,法官要被評鑑是非常不易的,法官的看法認為注視瑕疵細微,但當事人看來你在法庭上侮辱我為何是瑕疵細微,為何我要被你侮辱,因為你很忙嗎?因為很忙就可以侮辱我嗎?如果說以這十年來法官法生效後到現在,進入評鑑的東西都不是瑕疵細微量也不多,但陳情就很多,所以想說是否把評鑑改陳情或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