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應陳法官,評鑑量真的少,陳情可能較合理,第一點報告裡不管法官檢察官,是否少了一件事,其實個別法官檢察官沒有時間去想這件事,司法當局或司改應該去想說有沒有一些法律造成了法官檢察官的負擔,有些真的是整個制度的問題。

第二,專庭的部分實際上卡在說要專庭,其實很多法院都沒有專庭,台中有專庭,院長很重視,專庭很不錯幾個法官也很不錯,但後來換了人後,三個法官有兩個法官完全不了解卡債的情境,和他的想法完全相反,所以有專庭真的很糟糕,三分之二的卡債主不知如何,比其他的法院更糟。專庭不管交易沒有落實也好,縱使有上一些課,但對這些人真正的處境不了解的話,真的是更慘也是一個問題。